欢迎您光临德甲联赛!

德甲联赛 > 德国足球联赛 > 棋圣聂卫平悼念金庸,由金庸引起的尴尬

棋圣聂卫平悼念金庸,由金庸引起的尴尬

时间:2019-12-03 12:13

据港媒10月30日报道称,著名武侠小说作家金庸已经仙逝,享年94岁。当这个消息传出后,世界为之震惊,并深深哀悼,愿先生西去之路走好。

图片 1图片 2

图片 3

名人谢世,向来是舆情的热点。前些时,有名家相继离去,引来唏嘘不断,余波尚存。其中,坊间反响最热的是李咏,文坛动静最大的是金庸。很快有报界熟人来电话,约我写篇关于金庸大师的文章,尴尬的事情由此发生。我如实相告,本人没有完整读完一本金大师的小说,这稿子不好写。对方奇怪,半信半疑地问,你真的没读过金庸作品?我擦了擦脑门的微汗,说是。对方沉吟道,逝者为大,你可以从文学批评的角度,就这个话题写几句,毕竟是金庸。我苦笑,没读过作品,不敢滥用发言权。电话挂了好半天,我还在发怔。

图片 4

中新社北京11月1日电 武侠小说泰斗查良镛10月30日下午在香港安详逝世,享年94岁。中国围棋界人士对此深感悲痛,并纷纷对金庸表达缅怀之情。

金庸

有句话叫“趣味无争辩”,但作为与文学批评打交道的人,不曾读过金庸,无论如何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的事,只能说自己眼神不济,悟性太差。我以为自己仅仅属于个案,却在微信群里意外发现,这种情况并非鲜见。以鲁院同学为例,没读过金庸的超过两位数,有做名刊主编的,有当名校博导的,有被尊为学科带头人的,有专职批评且名头很响的,他们坦然陈述,毫无愧意,有位著名教授教授还信誓旦旦说,对于自小读托尔斯泰、普希金、雨果和黑塞等长大的人,往往对于金庸小说有着天然的免疫力。这话可理解为聊以自慰,但听着多少有点矫情,对无数金迷似欠尊重,不过也使我松了口气,生出吾道不孤的小确幸。

10月30日晚,我国著名棋士、有着“棋圣”之称的聂卫平两次发文悼念金庸先生。聂卫平在第一篇文字中写道,自己与金庸是忘年之交。金庸先生学识境界、为人处世是他的楷模,尤其那句“为国为民,侠之大者”他一直都铭记着。

金庸热爱围棋,在其众多作品中都有关于围棋的描述,《天龙八部》中出现的“珍珑棋局”便是其中代表。好弈的金庸也因此在中国围棋界结交不少至交,其中就包括“棋圣”聂卫平以及著名棋手常昊九段。

腾讯体育10月30日2018年10月30日,一代武侠小说泰斗查良镛在香港病逝,终年94岁。金庸身上充满了传奇色彩,他写武侠小说却不懂武术;家财万贯却自甘平淡恬静的生活。围棋,则是他一生的爱好。嗜棋如命:常自己和自己下棋 曾因下棋错过考试傅国涌所着的《金庸传》中写道,金庸是个“极为内向的人,不喜应酬、不善辞令,下围棋是他最大的兴趣,无人对弈时甚至自己和自己下棋”。自上世纪30年代初执棋子以来,金庸对围棋的兴趣终身不减。是香港棋界公认的“棋痴”。初到香港,金庸常常用笔名发表一些卓有见地的棋评。金庸的棋艺在香港棋坛也堪称一流。在《大公报》《新晚报》工作时,金庸常和梁羽生、聂绀弩等下围棋,还写过《围棋杂谈》等“棋话”。在他笔下,棋如人生,人生如棋。他对围棋的酷爱流露在他的武侠小说中,从《书剑恩仇录》、《碧血剑》到《天龙八部》、《笑傲江湖》,都有关于围棋的描写,“常有人问起我下围棋的种种来,就直接的影响和关系而言,下围棋推理的过程和创作武侠小说的组织、结构是很密切的。读中学时正值抗日战争,烽火连天,课余常和同学下棋。他转学到衢州中学,就带了围棋。据说到重庆考大学时,一天考化学,他和两个同学在茶馆歇息,偶与茶客摆下围棋,由他下场,两位同学观战,一回过神,开考已半小时,匆忙赶到考场,幸亏监考老师网开一面,破例准许进场。

若说我对金庸一无所知,恐怕也不是事实。但大约仅限于围棋。金庸是一位超级棋迷。他从围棋里体味出东方文化的神奇与玄妙,这对于他的武侠小说写作,看来有如神助。金庸说自己“古人最佩服范蠡,今人最佩服吴清源”,最初我有些迷惑,不知这两位相差两千年的人物之间有什么关联,后来明白了,他们身上都具有一种隐忍坚持中的韧性。浙江海宁是金庸的老家,也是著名的围棋之乡,清代出过棋圣范西屏和大国手施襄夏,金庸一直引以为骄傲。他读初中时迷上围棋,相遇那刻,一生缘分遂定。几年后来到重庆考大学,一次,他和同学在茶馆与茶客“手谈”,由他上阵对弈,两位同学观战助威,正下得投入,猛然间想起误了大事,开考已过半小时,忙一身大汗,狼狈地赶到考场,幸亏监考老师网开一面,破例他们准许进场。金庸一生爱下围棋,悉心研究围棋史料,资助香港围棋发展。他喜欢围棋,爱屋及乌,精心收藏了几十种价格不菲的棋子、棋具,视为珍宝。要知道,金庸的俭省可是出了名的。他一辈子不曾铺张浪费,为买下一个钟意的棋盘,却可以“挥金如土”,花掉数百万港币而毫无迟疑。日常生活里,他与名士棋迷过从甚密,还常常恭请围棋高手为家中座上宾,小学生般聆听其点拨指教,身段低到尘埃里,早已不是新闻。他一生有过多次拜师学艺,最后一次拜的是聂卫平。他拜师可不是走走过场,乐呵一下,而是正规,庄重,很有仪式感。拜师过程,他要向老师叩拜,行弟子大礼。聂卫平比金庸小28岁,曾深有感触地回忆当时的拜师场景:“当时金庸先生非要磕头,我说不用,他就给我鞠了三个特别深的躬。”此后许多年里,老先生一直以“师父”相称,聂卫平习惯成自然,不再诚惶诚恐,甚至成为享受,职业棋手也跟着荣耀。

聂卫平最后写道:愿彼岸仍有黑白缘分,闲敲棋子,快意江湖!

金庸与聂卫平曾有一段为人称道的拜师往事。1983年,金庸托人转告聂卫平望能拜其为师,两人见面后,金庸竟主动要求对比自己小28岁的聂卫平行其小说中常写的“三拜九叩”拜师大礼。在聂卫平与众人劝阻下,金庸未能“如愿”,最终只得以三鞠躬代替,成为聂卫平众多弟子中年龄最大的一位。不过在聂卫平看来,虽有“拜师”的故事,“但金庸的学识境界,为人处世实乃我辈楷模。”

图片 5

其实,我对金庸早已高山仰止。以前曾听到过三句关于金庸的“醒世名言”,也是三句足以扇我耳光的狠话。其一,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读者;其二,中国的书浩如烟海,其它的不读也罢,但不能不读金庸;其三,早些年李陀先生断言,“金庸的武侠小说使传统白话文起死回生”,那时候李先生有北京批评界“坛主”之称,其人其言令人无法漠视。当然也有对立面出现。王朔在《我看金庸》中以“我是流氓我怕谁”的腔调,找了一堆金庸小说的毛病,王朔数落人,历来总要找一些大块头、重量级对手。更大的文坛段子发生在1994年,有家名为太邦科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文化企业,推出一套北大王一川教授主编的《20世纪中国文学大师文库》,一举颠覆了“鲁郭茅巴老曹”的中国现代文学传统排位,学术平等,见仁见智,这倒无妨,但毕竟茅盾被金庸挤到了身后,不免热议如潮。如今看来,并非偶然,仅就同是巨星陨落这件事看,海内外激起的反响,金庸显然胜出一筹。

图片 6

惊闻金庸逝世的消息,聂卫平悲痛不已。“那句‘为国为民,侠之大者’,铭记至今。好友驾鹤西去,愿彼岸仍有黑白缘分,闲敲棋子,快意江湖!”聂卫平30日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写道。

棋力究竟几何?他把段位证书裱在书房里《金庸传》写道,在金庸家中大厅的醒目之处挂着日本棋院颁发的围棋段数证明书,是金庸从日本带回来的,据说上面段数是一段。有一次,倪匡在他家当着温瑞安等人的面说:“足拿了段级呢!还不是几个人自己封的,我看他棋艺也不怎么!”事实上,由于创作繁忙,难有时间参加大赛磨练,金庸棋力大约只是业余四段左右。但中国围棋队每次去香港比赛,都是由《明报》接待,而金庸几乎每次都出面。为了感谢金庸对中国围棋的支持,中国围棋协会曾授予他荣誉六段称号。这对于喜爱围棋的金庸来说,真是莫大的荣誉和安慰。他也把这个证书看成是一个“宝贝”,“在他的书房里,悬挂着由李梦华签名的围棋段位证书”。金庸沉迷于黑白子的世界,不惜花钱、花时间,有人批评他“过分浪费”,他置之不理。他对推广围棋也很热心,出钱、出力。80 年代,他在尖沙嘴金马伦道买了一层楼,作为香港围棋会的会址,每个月只是象征性地收取一元租金。其间他向围棋会的几位高手学艺,围棋会经常举办比赛,他都会去颁奖。后来,他与会中一位高手因围棋会的事发生口角,一怒之下收回了房子,不再租给围棋会。

二十年前,移居美国刚读中学的女儿,忽然间成了“金迷”,让我寄去全部金作。我很好奇,多买了一套,毕恭毕敬抱回家,虔诚码放,安神静坐,就差焚香沐浴了,却不料,读不到30页就昏昏欲睡,过几天,打起精神换一部再读,重蹈覆辙。有道是“强扭的瓜不甜”,只得长叹无缘,然后把作品分送“金迷”朋友。更不像话的是,我不仅没读过任何一部武侠小说,就连所有的武侠影视片也不看。上世纪90年代末,正是市场经济的转型期,文学被边缘化,出国潮、下海潮汹涌澎湃,一段日子,我心浮气躁,手里握着遥控器,在若干电视频道里无目的搜寻,看到百变神通的香港娱乐天王刘德华,在这个台演的是都市言情剧,英俊帅气的小生,灯红酒绿,群芳簇拥,而在那个台演古装武侠片换了角色,长发飘飘,飞檐走壁,刀枪不入,于是关闭电视,重回书斋枯坐,与金庸有关的尴尬,也埋了伏笔。

在另一个平台,聂卫平又发了第二篇文字。聂卫平表示,金庸写的是武侠故事,但他对中国文化传承贡献极大,可谓是“凡有中国人处,就有金庸小说”。金庸对围棋研究颇深,在他的作品中屡屡借用围棋来与人生哲学相融合。

“听到先生仙逝的消息我非常伤感。不过先生94岁高龄,临走时未受病痛折磨,称得上‘喜丧’。”常昊31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回忆起与金庸的往事,常昊坦言自己1986年首次见到金庸先生,当时并不知其身份,只当其是一位极其和善的长者。“得知先生成就后,自己倍感荣幸。”

图片 7

类似尴尬不是第一次发生,十几年前,我在鲁院学习的时候也曾遭遇过。我读的是批评家高研班,一次,大家谈起纳博科夫的名著《洛丽塔》,我实话实说,没读过,有同学眼里闪过异样神情。很显然,你是搞文学批评的,相当于职业读者和评论家,名著读的少,不合适,不应该。回到单位,我开始了一阵恶补,以免再次丢丑。

图片 8

虽然潜心对弈,但常昊仍愿抽出时间拜读金庸的武侠小说。“先生的作品我都看过。每一部作品都能找到不同的人物自我代入,可以说他影响了几代人。”常昊坦言。

2001年大侠金庸和棋圣聂卫平对决

不过,批评家一旦成职业读者,或是为写评而阅读,绝不是一件多么幸福开心的事。别再说“批评即选择”,这样的自由其实很有限。如今作家都是快枪手,电脑使其如虎添翼,更有网络的推波助澜,这可苦了搞文学批评的同行,穷经皓首,可怜兮兮,面对的却是海量作品,铺天盖地,泥沙俱下,倾毕生精力也难于招架。这样的批评家不做也罢。我愿意成为伍尔夫说的“普通读者”,让阅读源于自然生长的个人兴趣,远离与自己内心共鸣无关的东西,即使尴尬,也无所谓。

聂卫平现年66岁,而金庸先生仙逝时是94岁,按理说,金庸是聂卫平的前辈,但在围棋领域,金庸曾经拜聂卫平为师。据聂卫平在第二篇文字中提到,当初金庸拜师时,甚至想“行正式磕头拜师礼,后在众人的劝说下,才以深鞠躬替代。”从中可见金庸对于中华传统文化的讲究。

“金庸凭其对围棋的痴迷和不断地学习,将对弈的过程完美嵌入在小说情节中,还借此抒发自己对围棋的喜爱与理解。”中国围棋协会主席林建超31日接受采访时表示。

拜师聂卫平,师父这样评价他的棋艺金庸曾拜围棋大师林海峰的高徒王立诚为师,也跟聂卫平等人学过棋,金庸对“学”的要求很高,只要是拜师就一定要礼数周全,也不管聂卫平要比自己小上二十岁。1983年,聂卫平正在广州参加“新体育杯”的卫冕战,金庸托人转告他,要拜他为师,聂卫平曾经读过金庸的武侠小说,但是两人从未谋面,一见面,金庸就像武侠小说里写的那样,要行三叩九拜的大礼,比金庸小二十岁的聂卫平赶忙阻拦,说拜师可以,但不要磕头了,从此,金庸见到聂卫平,便以“师父”相称。金庸也因此成了常昊、古力等人的“大师兄”。1984年“新体育杯”的决赛就是在香港金庸的家中进行的,那年是钱宇平获得了挑战权,向聂卫平挑战。金庸知道聂卫平爱吃螃蟹,专门在家里请他吃了顿螃蟹。那顿饭从下午5点一直吃到晚上10点半,聂卫平一共吃了十三只,金庸一直在旁边陪着。因为两个菲律宾佣人对聂卫平稍有怠慢之意,第二天金庸的太太就把她们“炒”了。两年前,聂卫平曾做客腾讯体育录制“跳水皇后”高敏主持的访谈节目,节目里聂卫平直接将金庸说成是自己师门中的大弟子。“我们这个门里最大的弟子是大师兄,金庸,金庸是他们的大师兄,金庸自己叫他们都是师弟。”提到金庸的围棋水平,聂卫平说:“这个不好说,说太高,他名不副实,说太低,与他的身份不符。围棋,就像他的武侠小说里说的,是世外高人吧。”相关阅读:告别金庸!真正的大师永远只在寂静无声处 如今的江湖早已变味棋圣聂卫平撰长文祭金庸:愿彼岸仍有黑白缘分 闲敲棋子快意江湖一代武侠小说大师还是“棋痴” 最佩服之人不是师傅聂卫平却是他金庸带不走我们的武侠梦 熊朝忠一龙这些拳手因他走上职业路

图片 9

“金庸还积极推广围棋,1998年就与聂卫平、台湾清华大学前校长沈君山和旅日围棋名手林海峰一同发起‘炎黄杯’围棋赛,为全球华人围棋爱好者切磋棋艺提供平台。”林建超感慨道,“除此之外,他还常以‘论道’的形式推广围棋背后的世界观和道。每每读到其作品中的围棋片段、想到其对围棋发展做出的努力,我都忍不住向先生致以崇敬之情。如今先生仙逝,我也无比怀念。”

聂卫平还提到,金庸对于围棋活动大力支持。金庸与他以及其他几位好友曾经一起创办炎黄杯华人围棋赛,最初几届金庸身体力行,亲自出席。

中国围棋队领队华学明对中新社记者回忆起首次读到金庸先生代表作《倚天屠龙记》时的场景。“当时只有一套小说,大家常排队等着看。当时围棋名宿陈祖德患癌症后受邀前去金庸家中疗养,归程时问询是否有需携带之物,我认了半天手中残破的书名,写信拜托其带一本‘倚天屠龙书’,据说信到后金庸先生与众人哈哈大笑,最后每位围棋队队员都得到了一套金庸武侠小说。”

聂卫平称,也已仙逝的中国棋协主席陈祖德还曾在金庸家养过病,而他自己则在金庸家创下吃大闸蟹最多数量纪录。

“斯人已去,但先生的作品将永远流传,也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常昊说。

图片 10

从聂卫平的两篇文字,我们可以窥见金庸先生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发扬光大,品行的上佳。斯人已逝,但留下的传说将万世流芳。

上一篇:芝加哥熊外接手杰弗里小腿受伤,熊队近端锋伯顿接受运动疝气手术【德甲联赛】 下一篇:没有了